当前位置:
  • 媒体视野
  • “四明三千里”:唐诗如何咏宁波[图]
  • 阅读:
  • 时间:2023-07-27 10:43
  • 来源:顾嘉懿来源:宁波市文化广电旅游局
  • 作者:
  • 最近,《长安三万里》爆火。一部动画电影,将高适、李白、杜甫、王维这些教科书里的名字活化于荧幕之上,呈现对李唐王朝的浪漫想象,也激发了人们心中埋藏已久的诗意。

    1.jpg

    在浙东,也有一条著名的唐诗之路,留下诗人们的跫音。这条诗路自钱塘江经绍兴,后经浙东运河、曹娥江、剡溪到新昌、台州一带,天台山以及宁波境内的四明山脉均在其中。

    唐代诗人如何看宁波的山川水脉,又留下过哪些名篇佳句?宁波大学教授李亮伟曾于2021年出版《泠泠唐音:唐诗咏宁波全解》一书,对唐诗里的宁波有着较为充分的阐述。

    最大的IP:四明山

    李亮伟统计“唐诗咏宁波”时,条件苛刻:诗歌内容不明确写宁波的,不收;宁波籍诗人,写外地的,不收。如此,得到35位诗人的80首诗歌。

    80首中,1/3写的是四明山。其中最著名的诗莫过于李白的《早望海霞边》:“四明三千里,朝起赤城霞。日出红光散,分辉照雪崖。一餐咽琼液,五内发金沙。举手何所待?青龙白虎车。”

    2.jpg

    晨曦四明山

    旧志载,四明山周回八百余里,绝不到“三千”之数。“不要跟李白计较数学。”李亮伟表示,用大量数词写壮景,是李白惯用的手法,非这般量词,不足以形容日出云霞的壮阔。

    此外,诗中的神仙思想也值得重视。道家有“餐霞饮露”一说,本诗后四句,直指餐霞登仙之境。四明山被称为道家“洞天”,与唐代诗人努力宣传不无关系。

    3.jpg

    四窗岩

    除了李白,刘长卿的《游四窗》也是实实在在的纪游诗。“玲珑开户牖,落落明四目”,四明山的得名和宁波“四明”的别称就来自四窗岩。

    这首五言古体十八句长诗,审美内容丰富。“白云本无心,悠然伴幽独”云云,更流露出世归隐之心,营造出四明山远离尘嚣、令人忘怀世俗的形象。

    4.jpg

    四明红枫

    除了美景,四明山的“山间之声”也被诗人当作了素材。施肩吾的《同诸隐者夜登四明山》《宿四明山》《忆四明山泉》《寄四明山子》将镜头对准四明山的夜晚,并伴以“声音”结尾。玉箫声、鸡鸣声、泉水声、猿猴声,构成诗人的四明记忆。

    5.jpg

    四明山森林公园

    “半夜寻找幽上四明,手攀松桂触云行”“爱彼山中石泉水,幽声夜落虚窗里”“长忆去年风雨夜,向君窗下听猿时”……四明山当今发展民宿业,这些诗或是宝贵的文旅资源。一千多年前的夜晚,诗人如何在山中夜宿,听见、感受到了什么?这些浪漫又宁静的诗句,给人审美导向的指引。

    唐人眼中的“印象宁波”

    唐代,有一些诗人没有来过宁波,但在赠别诗或唱和诗中,提到他们的“宁波印象”。

    比如岑参,他有一首五言律诗《送任郎中出守明州》。颔联曰“城边楼枕海,郭里树侵湖”。明州城边,楼房枕海;城郭之间,树木环湖。作为一名边塞诗人,岑参一生不曾到过明州,出于对江南近海城市的想象,写下这样的诗句。

    唐代还有一位于驸马,与宁波有不解之缘。于驸马即于季友,曾尚宪宗长女永昌公主,拜驸马都尉。唐大和六年至八年(832-834)于季友任明州刺史,曾修堰筑渠以利农事。

    6.jpg

    前段时间,国家文物局印发《第一批古代名碑名刻文物名录》。宁波《阿育王寺常住田碑》作为唐碑入选。这块今天仍立于阿育王寺舍利殿前的石碑上,有于季友和隐士范的留下的两首唱和诗。

    7.jpg

    《阿育王寺常住田碑》拓片

    大和七年(833),范的漫游到明州,于季友请他重书碑文,两首唱和诗也一并书于文后。于季友写育王山色“遥知松径望,棠叶满山红”,范的回应“风雪文章里,书镌琬琰中”。这是宁波难得的两首镌刻在唐碑上的唐诗。

    进入唐诗的宁波风物

    被写进唐诗的宁波风物还包括余姚龙泉寺、奉化雪窦山、鄞江它山堰、慈溪秘色瓷、镇海招宝山等等。

    晚唐五代诗人韦庄名句“江南才子许浑诗,字字清新句句奇”中盛赞的许浑本人,曾不止一次游浙东,洒下一颗明珠在鄞江北渡。“南北信多歧,生涯半别离。地穷山尽处,江泛水寒时。露晓蒹葭重,霜晴橘柚垂。无劳促回楫,千里有心期”(《晓发鄞江北渡寄崔韩二先辈》)。

    8.jpg

    北渡

    北渡是一个真实的地名,位于鄞江与奉化江交汇处。许浑经此,诉说离别的主题,引发人生多歧路的浩叹。其中颈联描绘北渡秋景,着色清丽,对仗工整,提到霜晴后的橘柚垂挂枝头,是对宁波地理环境和地方风物的出色描绘。

    描写秘色瓷的两首唐诗,人们更加耳熟能详。陆龟蒙的“九秋风露越窑开,夺得千峰翠色来”,徐夤的“巧剜明月染春水,轻旋薄冰盛绿云”,不知激发多少人对秘色瓷的兴趣。

    9.jpg

    宁波博物馆展出的唐越窑青釉瓷荷叶带托茶盏

    陆龟蒙本人并没有来过宁波,他却和皮日休各有一组“四明九题”,其实是陆龟蒙应四明山隐士谢遗尘的请求,在苏州远程为四明山的9个景点想象而作的诗。因为皮陆二人的声名,“九题”唱和流传极广,及至宋人史浩、明末黄宗羲、清代全祖望仍在不断地和诗。这一通赞颂四明山“广告”,影响千年。

    张祜写余姚龙泉寺的“天晴花气漫,地暖鸟音和”,舟过姚江写给朋友的“万重山色连江徼,十里溪声到县楼”;方干在雪窦写的“流水随寒玉,遥峰拥翠波”;宗亮写它山堰的“截断寒流迭石基,海潮从此做回期”;乐仁厚写招宝山(时称候涛山)的“蛰龙浮海出,一苇渡江沙”,也都是唐诗写宁波难得的佳句。

    10.jpg

    雪窦山千丈岩

    另有一些唐诗吟咏过的景色,因为时光流淌,知者不多。如余姚牟山镇有一个叫姜山村的古村落。诗僧延寿过此,曾写下《姜山五峰咏》,金鸡、峨眉、积翠、凌云、白马五峰各一,诗味浓郁,使人足可卧游。

    唐代诗人咏宁波,以其飞扬的意兴与表现美的能力,给我们留下了宝贵的文学遗产。这些诗歌广泛涉及宁波的自然山水、历史人文、风土物产,构成宁波的“唐诗之路”。